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网联完成董事会监事会选举:央行体系占主导

2017-08-23
来源:网易科技  2017-08-23
 

网联完成董事会监事会选举:央行体系占主导

本报记者 王晓 实习生 冯礼婷 北京报道

第三方支付网联时代

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数据,2016年非银行机构互联网支付业务达到54.25万亿元;移动支付方面,非银机构完成51.01万亿元,增幅均超过120%。此前,这些数额巨大的支付业务主要通过直连(银行)模式进行处理。由于该模式绕开了央行的清算系统,使得央行无法掌握准确的资金流向,进而给反洗钱、金融监管带来很大的挑战。因此,中国人民银行8月初印发通知称,从2018年6月30日起,非银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需从直连模式转为通过网络支付平台处理。

而网络支付平台主要由网联清算有限公司(简称网联)担当。8月22日,网联清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联)第一次股东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选举产生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网联的公司治理架构初步成型,第三方支付市场由此迈入网联时代。市场关心,网联的成立将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及消费者带来怎样的影响?此外,网联与银联怎样进行差别化定位?本专题将展开讨论。(杨志锦)

8月22日,网联清算有限公司(下称网联)第一次股东会会议在北京举行。

这次会议的重要议题,在于选举产生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并审议公司章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会议选举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蔡洪波为网联董事长,原中国银行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总裁、网联筹备组组长董俊峰为网联总裁,百度副总裁张旭阳为监事会主席。

董事会、监事会的建立,标志着网联的公司治理架构已经初步成型。

此前,央行在8月初下发文件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和业务迁移准备工作,2018年6月30日起,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这意味着,这艘由45家股东单位组成、注册资本20亿元的网联“航母”正缓缓起航,第三方支付开始逐步进入网联时代。

话语权格局:央行主导

在第三方支付乱象频发背景下,网联设想逐步浮出水面。2016年10月,央行正式批复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组织支付机构按照“共建、共有、共享”原则发起筹建网联。今年1月,“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名称获得国家工商总局(预)核准,3月末,网联平台启动试运行,6月末,网联正式启动存量切换。

随着网联各项业务步入正轨,网联的话语权格局也逐步清晰。目前网联平台已确定股东情况,45家股东共出资20亿元。

其中,来自央行系的单位共7家,分别为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间市场清算所、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和外管局直属机构梧桐树投资平台有限责任公司,合计出资7.4亿元持有37%股权;其他股东均为第三方支付机构,目前市场份额最靠前的财付通和支付宝各占9.61%并列第一,京东旗下网银在线持股4.71%次之。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合计持股39.07%,且持股比例均不超过3%,而央行系各单位持股比例均不低于3%。

这一格局也体现在8月22日的股东会议上。13名董事候选人中有7位来自央行体系各相关单位,其他6位董事分别来自财付通、支付宝、京东金融、中国电信翼支付、万达快钱和平安集团平安壹钱包等单位。

7名监事候选人中除3名职工代表外,4名股东监事分别来自百度、联动优势、中国移动和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最终,百度副总裁张旭阳获选监事会主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支付机构的持股比例,既有市场份额的考虑,也综合考量了股东背景以及在网联筹备期间的贡献情况。在网联系统筹备期间,财付通、京东金融和百度等都积极提供了人才支持,网联技术负责人强群力即来自百度。

能成为网联股东的支付机构亦是当前第三方支付市场中实力较强的机构,包括顺丰、网易、盛大、拉卡拉、小米、唯品会、美的等支付公司均在列。不过,目前市场上剩余的240多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中大部分未能入围,这些机构将由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代表其行使权利。

这样的格局,也是经过多方协商、谈判取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网联筹备初期一度有过三地中心的设想,上海和深圳中心分别由支付宝和财付通进行技术改造,北京中心则有待进一步招标,这是根据市场份额为主要考量指标进行的设计,不过最终由于中小支付机构反对以及有违网联中立原则被放弃。

管住备付金

在网联出现之前,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机构直连清算。一方面系统要重复开发,造成资源浪费,另一方面其封闭性强,交易过程的资金和信息不透明,存在监管死角,一些支付机构风控水平参差不齐,有可能被用于色情、赌博甚至洗钱等违法领域,风险也可能波及银行机构。

而第三方支付机构平台也普遍沉淀大量资金,许多支付机构缺少技术创新能力,靠备付金利息为生。此外备付金管理难度加大,多起备付金被挪用事件波及范围广,社会影响大,成为监管重点。

“网联”又被称为网络版银联,其将切断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模式,主要是为了防止第三方支付机构通过客户备付金分散存放、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等情形出现,进而降低第三方支付机构挪用客户备付金的风险。

一位支付机构相关负责人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网联启动一方面将切断第三方支付机构躺着吃备付金利息的蛋糕,另一方面一定程度上利好中小支付机构。

该负责人介绍,过去大型支付机构因为有大量资金沉淀和巨额交易,商业银行往往争相与其进行合作,在网关成本上给予极低的费率优惠。而小型支付机构往往缺少议价能力。而网联很大可能按笔收费,这对于交易规模庞大的支付机构反而有所限制,抬高了其交易成本。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的报告中也支持,网联将确保各类型参与机构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在业务处理、业务价格等方面享受同等待遇,充分发挥面向终端用户的业务创新优势,形成价格和服务的差异化竞争。

根据网联的规划,要在9月底实现主要机构、银行全接入,支付功能全覆盖。

网联仍有挑战需要解决。腾讯金融研究院表示,在清算服务市场化的大趋势下,网联平台需政府、股东、银行、市场等各方共同努力,研究合理的收费方案、利润分配机制、清算品牌、发展策略等。网联平台其商业模式清晰性、系统稳定性、交易安全性等问题也还在探索之中。但毋庸置疑,网联将重新构建支付机构和商业银行的新型竞合关系。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者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

【第三方支付企业资本局:近六成由上市公司入股 两家拟IPO】

本报记者 谷枫 北京报道

8月22日,网联清算有限公司(下称网联公司)第一次股东大会在北京召开。这一由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持股的清算平台一亮相便吸引了市场众多目光,而该平台的组建也将给第三方支付行业带来深远的影响。

网联公司正是在央行整肃第三方支付行业的背景下组建的。在此背景下,备付金机制等监管手段也大大限制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发展。

同时,IPO审核常态化。在这样的契机下第三方支付公司冲刺IPO,希望利用资本市场加速发展。

冲刺A股元年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的情况,目前有两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向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相关的申请材料已经在证监会官方网站上进行了预披露。

这两家公司分别是拉卡拉和漫道金服,而这两家机构也是此次网联平台29个第三方支付机构股东中的成员。

实际上,拉卡拉长久以来一直在努力进入A股市场,在此之前是希望通过借壳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但在监管层对借壳进行高压监管的环境下,拉卡拉最终未能借壳上市。

然而拉卡拉并没有放弃登陆A股的想法,而是随即修改了相关方案并申请IPO。

2016年10月,拉卡拉宣布正式改制为控股集团,架构分拆为拉卡拉支付集团及考拉金服集团。在最新的公司架构上,最高层的母公司是拉卡拉控股,旗下有拉卡拉支付集团和考拉金服集团。

其中,拉卡拉支付旗下主要是持有一行三会颁发牌照的子公司,而考拉金服旗下则是各地金融办颁发牌照的公司。而此次拉卡拉IPO的主要资产则是拉卡拉支付集团。

“中止有关重组之后,公司采取的策略就是进行分拆。据监管的要求,把支付业务以及其他一行三会监管的部分,组建成了拉卡拉支付股份公司,然后把非一行三会监管的其他业务剥离出去,组建了考拉金服。” 一位接近拉卡拉的人士透露称。

目前拉卡拉在IPO审核进度中的状态是“已反馈”,仍在等待下一阶段“预披露更新”。

另一家公司漫道金服也在今年开启了IPO。2017年5月26日证监会正式接受了漫道金服IPO申请材料。

但材料一经公布便遭到了市场的质疑,如远高于同行资产负债率水平(88%)。另外,市场也担心:其资本充足率在IPO前临时补足一事会被监管层重点关注。

根据其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漫道金服注册资本1.05亿,已经足额缴纳。

但根据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10〕第2号)第30条的规定: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10%。

然而,以2016年12月31日为基准点,漫道金服的注册资本为1.05亿,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为20.61亿元。因此,两者之比为5.09%,明显低于政策要求的10%。

发现这一问题后,漫道金服几位重要股东出资,将其将注册资本从1.05亿增资至4亿。这样一来,资本充足率就提高到了近20%。

“但此前在资本充足率不足的情况下展业的问题大概率会被问及,这也是漫道金服IPO的雷区之一。”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告诉记者。

对于第三方支付行业公司在2017年尝试IPO,国元证券的分析师指出:“第三方支付风险点主要有预备金挪用、反洗钱等,同时还有在行业变化较大的情况下是否具有持续盈利的能力。这些问题都会是影响IPO的因素。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IPO来说,行业破冰之旅或比预想中的要晚。”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两家企业之外,蚂蚁金服这一支付行业巨无霸上市的进程也备受瞩目。但目前蚂蚁金服还尚未进入IPO申请的序列中。

多家上市公司竞购牌照

尽管目前主营业务为第三方支付的上市公司尚未出现。但上市公司却成了第三方支付牌照最大的持有群体之一,而众多上市公司还仍在买入支付牌照。

上市公司频繁收购第三方支付牌照,很大一定程度上是因为2015年3月后,央行便不再发放新的牌照,目前存量牌照稀缺、价值不菲。

根据记者了解到的情况,央行自2011年5月起开始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先后8批共发放270张牌照。但2015年开始,监管层暂停了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发放,后来由于违规吊销、牌照合并等原因,第三方支付牌照减少了23个,目前牌照仅有247张。

根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目前在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247家公司中,共有141家是由上市公司直接或间接出资设立,占总数的57%,其中有33家是上市公司直接入股。

“作为连接整个生态系统最重要的一环,不少企业都渴望拥有这个牌照,以便盘活整个系统,收购第三方支付牌照后公司业务体系的估值可能会因此而提高。”前述北京地区大型券商人士指出。

正因为稀缺性,目前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据了解,金卡易联成立于2004年10月,于2012年6月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今年6月通过央行第四批续展,有限期延至2022年6月26日。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为银行卡收单,仅限山西省。

“这样区域性的牌照都需要花费一个多亿,可见现在牌照的价格真不便宜。而‘全牌照’的价格很可能还要翻两到三倍。”北京地区一位业内人士表示。